• <i id='y50oz'></i>
    <dl id='y50oz'></dl>
    <span id='y50oz'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'y50oz'><em id='y50oz'></em><td id='y50oz'><div id='y50o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50oz'><big id='y50oz'><big id='y50oz'></big><legend id='y50o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y50oz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y50oz'><strong id='y50oz'></strong><small id='y50oz'></small><button id='y50oz'></button><li id='y50oz'><noscript id='y50oz'><big id='y50oz'></big><dt id='y50o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50oz'><table id='y50oz'><blockquote id='y50oz'><tbody id='y50o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50oz'></u><kbd id='y50oz'><kbd id='y50oz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i id='y50oz'><div id='y50oz'><ins id='y50oz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y50oz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y50oz'><strong id='y50o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著名公車列系2作傢散文短篇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  好的散文語言凝練、優美,又自由靈活,接近口語,名傢的散文中就盡顯這樣的特色。

              短篇著名作傢散文篇一

              不完滿才是人生

              季羨林

              每個人都爭取一個完滿的人生。然而,自古及今,海內海外,一個百分之百完滿的人生是沒有的。所以我說,不完滿才是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關於這一點,古今的民間諺語,文人詩句,說到的很多很多。最常見的比如蘇東坡的詞:

              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”南宋方嶽(根據吳小如先生考證)詩句:“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與人言無二三。”這都是我們時常引用的,膾炙人口的。類似的例子還能夠舉出成百上千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種說法適用於一切人,舊社會的皇帝老爺子也包括在裡面。他們君臨天下,“率土之濱,莫非王土”,可以為所欲為,殺人滅族,小事一端,按理說,他們不應該有什麼不如意的事。然而,實際上,王位繼承,宮廷鬥爭,比民間殘酷萬倍。他們威儀然地坐在寶座上,如坐針氈。雖然捏造瞭“龍禦上賓”這種神話,他們自己也並不相信。他們想方設法以求得長生不老,他們最怕“一旦魂斷,宮車晚出”。連英主如漢武帝、唐太宗之輩也不能“免俗&rdquo清明追思傢國永念;。漢武帝造承露金盤,妄想飲仙露以長生;唐太宗服印度婆羅門的靈藥,期望借此以不死。結果,事與願違,仍然是“龍禦上賓”嗚呼哀哉瞭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些皇帝手下的大臣們,“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”,權利極大,嬌縱恣肆,貪贓枉法,無所不至。在這一類人中,好東西大概極少,否則包公和海瑞等決不會流芳千古,久垂宇宙瞭。可這些人到瞭皇帝跟前,隻是一個奴才,常言道:伴君如伴虎,可見他們的日子並不好過。據說明朝的大臣上朝時在笏板上夾帶一點鶴頂紅,一旦皇恩浩蕩,欽賜極刑,連忙用舌尖舔一點鶴頂紅,立即涅?,落得一個全屍。可見這一批人的日子也並不好過,談不到什麼完滿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至於我輩平頭老百姓,日子就更難過瞭。建國前後,不能說沒有區別,可是一直到今天仍然是“不如意亞洲中文日韓日本在線視頻事常八九”。早晨在早市上被小販“宰”瞭一刀;在公共汽車上被扒手割瞭包,踩瞭人一下,或者被人踩瞭一下,根本不會說“對不起”瞭,代之以對罵,或者甚至演出全武行。到瞭商店,難免買到假冒偽劣的商品,又得生一肚子氣,誰能說,我們的人生多是完滿的呢?

              再說我們這一批手無縛雞之力的知識分子,在歷史上一生中就難得過上幾天好日子。隻一個“考”字,就能讓你談“考”色變。“考”者,考試也。在舊社會科舉時代,“千軍萬馬獨木橋”,要上進,隻有科舉一途,你隻需讀一讀吳敬梓的《儒林外史》,就能淋漓盡致地瞭解到科舉的情況。以周進和范進為代表的那一批舉人進士,其窘態難道還不能讓你膽戰心驚,啼笑皆非嗎?

              現在我們運氣好順豐,得生於新社會中。然而那一個“考”字,宛如如來佛的手掌,你別想逃脫得瞭。幼兒園升小學,考;小學升初中,考;初中升高中,考;高中升大學,考;大學畢業想當碩士,考;碩士想當博士,考。考,考,考,變成烤,烤,烤;一直到知命之年,厄運仍然難免,現代知識分子落到這一張密而不漏的天網中,無所逃於天地之間,我們的人生還談什麼完滿呢?

              災難並不限於知識分子:“人人有一本難念的經。”所以我說“不完滿才是人生”。這是一個“平凡的真理”;但是真能瞭解其中的意義,對己對人都有好處。對己,可以不煩不躁;對人,可以互相諒解。這會大大地有利於整個社會的安定團結。

              短篇著名作傢散文篇二

              在饑餓地獄中

              季羨林

              同轟炸並駕齊驅的是饑餓。

              我初到德國的時候,供應十足充裕,要什麼有什麼,根本不知饑餓為何物。但是,法西斯頭子侵略成性,其實法西斯的本質就是侵略,他們早就揚言:要大炮,不要奶油。在最初,德國人桌子上還擺著奶油,肚子裡填滿瞭火腿,根本不瞭解這句口號的'真正意義。於是,全國翕然響應,仿佛他們真不想要奶油瞭。大概從1937年開始,逐漸實行瞭食品配給制度。最初限量的就是奶油,以後接著是肉類,最後是面包和土豆。到瞭1939年,希特勒悍然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,德國人的腰帶就一緊再緊瞭。這一句口號得到瞭完滿的實現。

              我雖生也不辰,在國內時還沒有真正挨過餓。小時候傢裡窮,一年至多隻能吃兩三次白面,但是吃糠咽菜,肚子還是能勉強填飽的。現在到瞭德國,才江疏影經紀人真受瞭“洋罪”。這種“洋罪”是慢慢地感覺到的。我們中國人本來吃肉不多,我們所謂“主食”實際上是西方人的“副食”。黃油從前我們根本不吃。所以在德國人開始沉不住氣的時候,我還悠哉遊哉,處之泰然。但是,到瞭我的“主食”面包和土豆限量供應的時候,我才感到有點不妙瞭。黃油失蹤以後,取代它的是人造油。這玩意兒放在湯裡面,還能呈現出幾個油珠兒。但一用來煎東西,則在鍋裡嗞嗞幾聲,一縷輕煙,油就煙消雲散瞭。在飯館裡吃飯時,要經過幾次思想鬥爭,從戰略觀點和全局觀點反復考慮之後,才請餐館服務員(HerrOber)“煎”掉一兩肉票。倘在湯碗裡能發現幾滴油珠,則必大聲喚起同桌者的註意,大傢都樂不可支瞭。

              最困難的問題是面包。少且不說,實質更可怕。完全不知道裡面摻瞭什麼東西。有人說是魚粉,無從否認或證實。反正是隻要放上一天,第二天便有腥臭味。而且吃瞭,能在肚子裡制造氣體。在公共場合出虛恭,俗話就是放屁,在德國被認為是極不禮貌、有失體統的。然而肚子裡帶著這樣的面包去看電影,則在影院裡實在難以保持體統。我就曾在看電影時親耳聽到虛恭之聲,此伏彼起,東西應和。我不敢恥笑別人。我自己也正在同肚子裡過量的氣體作殊死鬥爭,為瞭保持體面,想把它鎮壓下去,而終於還以失敗告終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也不缺少令人興奮的事:我打破瞭紀錄,是自己吃飯的紀錄。有一天,我同一位德國女士騎自行車下鄉,去幫助農民摘蘋果。在當時,城裡人誰要是同農民有一些聯系,別人會垂涎三尺的,其重要意義決不亞於今天的走後門。這一位女士同一戶農民掛上瞭鉤,我們就應邀下鄉瞭。蘋果樹都不高,隻要有一個短梯子,就能照顧全樹瞭。德國蘋果品種極多,是本國的主要果品。我們摘瞭半天,工作結束時,農民送瞭我一籃子蘋果崔鐘訓被判刑年,其中包括幾個最優品種的;另外還有五六斤土豆。我大喜過望,跨上瞭自行車,有如列子禦風而行,一路青山綠水看不盡,輕車已過數重山。到瞭傢,把土豆全部煮上,蘸著積存下的白糖,一鼓作氣,全吞進肚子,但仍然還沒有飽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挨餓”這個詞兒,人們說起來,比較輕松。但這些人都是沒有真正挨過餓的。我是真正經過饑餓煉獄的人,其中滋味實不足為外人道也。我非常佩服東西方的宗教傢們,他們對人情世事真是瞭解到令人吃驚的程度,在他們的地獄裡,饑餓是被列為最折磨人的項目之一。中國也是有地獄的,但卻是舶來品,其來源是印度談到印度的地獄學,那真是博大精深,蔑以加矣。“死鬼”在梵文中叫Preta,意思是“逝去的人”。到瞭中國譯經和尚的筆下,就譯成瞭“餓鬼”,可見“饑餓”在他們心目中占多麼重要的地位。漢譯佛典中,關於地獄的描繪,比比皆是。《長阿含經》卷十九《地獄品》的描繪可能是有些代表性的。這裡面說,共有八大地獄:第一大地獄名想,其中有十六小地獄:第一小地獄名曰黑沙,二名沸屎,三名五百釘,四名饑,五名渴,六名一銅釜,七名多銅釜,八名石磨,九名膿血,十名量火,十一名灰河,十二名鐵丸,十三名斬斧,十四名豺狼,十五名劍樹,十六名寒冰。地獄的內容,一看名稱就能知道。饑餓在裡面占瞭一個地位。這個饑餓地獄裡是什麼情況呢?《長阿含經》說:

              (餓鬼)到饑餓地獄。獄卒來問:“汝等來此,欲何所求?”報言:“我餓!”獄卒即捉撲熱鐵上,舒展其身,以鐵鉤鉤口使開,以熱鐵丸著其口中,焦其唇舌,從咽至腹,通徹下過,無不焦爛。

              這當然是印度宗教傢的幻想。西方宗教傢也有地獄幻想,在但丁的《神曲》裡面也有地獄。第六篇,但丁阿飛正傳在地獄中看到一個怪物,張開血盆大口,露出長牙;但丁的引導人俯下身子,在地上抓瞭一把泥土,對準怪物的嘴,投瞭過去。怪物像狗一樣狺狺狂吠,無非是想得到食物。現在嘴裡有瞭東西,就默然無聲瞭。西方的地獄內容實在太單薄,比起東方地獄來,大有小巫見大巫之勢瞭。

              為什麼東西方宗教傢都幻想地獄,而在地獄中又必須忍受饑餓的折磨呢?他們大概都認為饑餓最難忍受,惡人在地獄中必須嘗一嘗饑餓的滋味。這個問題我且置而不論。不管怎樣,我當時實在是正處在饑餓地獄中,如果有人向我嘴裡投擲熱鐵丸或者泥土,為瞭抑制住難忍的饑餓,我一定會毫不遲疑地不顧一切地把它們吞瞭下去,至於肚子燒焦不燒焦,就管不瞭那樣多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當時正在讀俄文原文的果戈理的《欽差大臣》。在第二幕第一場裡,我讀到瞭奧西普躺在主人的床上獨白的一段話:

              現在旅館老板說啦,前賬沒有付清就不開飯;可我們要是付不出錢呢?(嘆口氣)唉,我的天,哪怕有點菜湯喝喝也好呀。我現在恨不得要把整個世界都吞下肚子裡去。

              這寫得何2019天天愛天天拍等好呀!果戈理一定挨過餓,不然的話,他無論如何也寫不出要把整個世界都吞下去的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長期挨餓的結果是,人們都逐漸瘦瞭下來。現在有人害怕肥胖,提倡什麼減肥,往往費上極大的力量,卻不見效果。於是有人說:“我就是喝白水,身體還是照樣胖起來的。”這話現在也許是對的,但在當時卻完全不是這樣。我的男房東在戰爭激烈時因心臟病死去。他原本是一個大胖子,到死的時候,體重已經減輕瞭二三十公斤,成瞭一個瘦子瞭。我自己原來不胖,沒有減肥的物質基礎。但是饑餓在我身上也留下瞭傷痕:我失掉瞭飽的感覺,大概有八年之久。後來到瞭瑞士,才慢慢恢復過來。此是後話,這裡不提瞭。

              1988年

              (選自《留德十年》)

            【著名作傢散文短篇】相關文章:

            1.著名作傢的英語散文

            2.秋天短篇散文

            3.2017短篇散文

            4魔國志i之黃巾之亂.情感散文短篇

            5.短篇散文

            6.優美短篇散文

            7.清明短篇散文

            8.希望短篇散文